孙先生,42岁。2014年10月因反复出现头痛头昏、呕吐、视物模糊、右侧肢体麻木就诊,经过MRI检查,确诊为左颞叶胶质母细胞瘤,分级为2级。医生建议行手术及放疗治疗。由于孙先生父亲是罹患肝癌去世的,孙先生在父亲治癌期间见证了父亲手术切除后放化疗所遭受的痛苦,诸如身体衰弱、免疫功能下降、心脏及肾脏毒性等。为了避免遭受到父亲一样的放化疗痛苦,尽快回归到工作中,孙先生联系到富士国际希望去日本接受重离子癌症治疗

富士心元介入

2014年11月2日,孙先生助理致电富士国际寻求医疗帮助。

2014年11月5日,富士国际将孙先生病例资料翻译成日文并传真给NIRS(放射线医学综合研究院)下属重离子医科学中心病院专家进行会诊。

2014年11月7日,NIRS重离子医科学中心病院专家发回书面会诊报告,认为孙先生的病情可接受NIRS重离子治疗。

2014年11月8日,孙先生与富士国际签署服务协议。

2014年11月9日,富士国际协助孙先生办理赴日签证。

2014年11月10日至22日,富士国际向孙先生及家人介绍日本文化和日本医疗注意事项,并安排生活翻译及医疗翻译与其远程沟通。

2014年11月24日,孙先生及家人到达日本,入住富士国际根据其需求安排的NIRS附近酒店式公寓。富士国际生活翻译,医疗翻译就位。下午孙先生与主管医生见面详谈,确定重离子治疗时间为2014年12月30日。同时NIRS确定了孙先生的治疗周期:一共三周,每周4次共12次照射,结束治疗时间为2015年1月22日。NIRS开始为其定制肿瘤适形模具。

2014年11月25日,孙先生及家人返回国内,等待治疗

2014年12月29日,孙先生及家人第二次赴日,准备接受重离子治疗。

2014年12月30日,孙先生在家属及富士国际医疗翻译的陪同下进行了第一次重离子癌症治疗,从开始准备到结束用时四十五分钟。孙先生开玩笑道:“身体没什么感觉,但精神有点紧张,相信下次就能打个小盹儿了。”治疗结束休息10分钟感觉没有不适症状后,孙先生一行步行回到公寓。

2014年12月31日—2015年1月22日,由于公务繁忙,孙先生在每次治疗结束后除了偶尔在附近公园散步,其余时间基本都在公寓联系国内业务。

2015年1月23日—2015年1月31日,孙先生接受NIRS重离子治疗后检查,检查合格。

2015年2月3日,孙先生一行回国。

       孙先生在后来的反馈中说道:“我现在状态很好,前几天刚刚进行了一次全面体检,原来(患癌)部位没有发现异常,大夫也觉得很惊讶。我和我的家人都觉得我们当初的选择是明智的……”。

富士心元总结

       由于重离子照射在物理学和生物学上的特殊性能够使重离子在照射癌细胞的同时几乎不伤害周围的正常组织,也就几乎不会产生放化疗的副作用,诸如身体衰弱、免疫功能下降、骨髓抑制、消化障碍、炎症反应、心脏毒性、肾脏毒性、肺纤维化、静脉炎神经系统毒性、肝脏毒性、膀胱炎等。而孙先生选择接受重离子癌症治疗也正是看中了其几乎无副作用,且治疗时间短,能够让孙先生尽快回归工作的优势。